首页 > 股票资讯 正文

太神奇了!董事长炒自己的股票,在里面交易!竟然也输了 贝壳上市

时间:2021-03-28 00:14:57作者:佚名

近日,浙江省证监局公布的一项行政处罚决定显示,2018年,某上市公司董事长为了解决企业和自己的困难,四处寻找股权转让方,但在此过程中,他私自买卖自己的股票,金额达900多万元。他以为有重要消息说股价会涨,肯定会赚钱,但没想到市场会没面子。最后他赔了近19万,切肉走人。被监管部门认定为内幕交易,罚款60万元。

股权转让中的“波折”

金钟环境与无锡市政府达成合作

事情应该从2018年的大熊市开始,当时的CICC环境董事长兼实际控制人沈金浩在2017年12月承诺该公司4亿多元的股权融资,将于2018年底到期。但由于二级市场整体波动,CICC环境股价下跌,导致其第三次员工持股计划投资的资产管理产品存在清算风险。

因此,2018年7月,沈金浩要求余杭区政府帮助解决相关问题。余杭区政府安排杭州余杭金港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余杭金港”)等单位与CICC协调环境解决方案,其中余杭金港由丁某董事负责实施。2018年7月6日,丁某加了时任CICC环境董事会秘书沈默慧的微信,开始讨论相关方案。在谈判过程中,沈金浩向余杭金空等人表示,他打算转让部分公司股份。

随后,2018年7月27日,金宇航控制制定了《CICC环境战略投资持股计划》,其中提到同意转让沈金浩及其儿子持有的约1.5亿股CICC环境无限制股份,约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7.8%。2018年8月15日,经介绍,浙江民营企业联合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民投”)开始与沈金浩、沈默慧接触。当日,沈金浩表示,有必要转让部分股权,以缓解资金压力。

浙江民投和余杭金空在2018年9月中下旬提出方案。拟由浙江民投等设立救助基金,总额6-7亿元,转让沈金浩持有的CICC环境约8.3%的股权。2018年9月25日,浙江民投完成具体方案,告知沈金浩、沈默慧。不过,CICC环境、余杭金港和浙江民投尚未就相关计划的细节达成一致。

后来,他们找到了无锡市政府。2018年10月9日,中天郭芙证券李莫愁通过微信将无锡市公用产业集团有限公司(“无锡市政府”)的介绍信息发送给沈默慧,沈默慧转发给沈金浩。2018年10月18日,无锡市市政管理局总经理、党委副书记唐某某等在CICC环境会见沈金浩、沈某某,并进行初步合作接触。2018年10月31日,沈金浩拜访无锡市政府,表示愿意合作。回到杭州后,沈金浩要求沈某某通知李莫愁与无锡市政府起草股权转让方案。11月1日下午,李莫愁通过微信将股权转让框架协议发送给沈金浩和沈默慧。

经过比较,沈金浩最终选择了推进与无锡市政府的合作。2018年11月7日,沈金浩与无锡市政府签订《股权转让意向协议》。11月8日,CICC环境宣布重大事件。11月9日,公司股票停牌。

超过900万笔自己的股票交易损失了近19万

事实上,在寻找股权转让方、为公司纾困的过程中,时任董事长的沈金浩暗中采取了行动。他控制“杭州宇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宇泽”)的账户。2018年8月2日至2018年10月12日,共购买“金钟环境”243.42万股,购买金额906.05万元

然而,我们可以看到,从2018年8月2日到10月12日,在沈金浩的买入阶段,CICC环境的股价从4.85元跌至3.28元,然后反弹。截至2018年11月8日,公司发布重大事件公告,随后停牌,11月复牌,但股价大幅下跌,至12月4日跌至3.73元。所以经过计算,沈金浩的交易不仅没有赚钱,还累计亏损18.84万元。

我们来看看内幕交易的具体做法。沈金浩作出在“杭州宇泽”证券账户交易“金钟环境”股票的决定,并通过百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百利控股”)董事长沈转给杭州宇泽财务部出纳俞某,由俞某按照指示进行交易。

钱从哪里来?据调查,“杭州宇泽”证券账户购买“金钟环境”的资金来自杭州宇泽股东自筹资金,于2018年7月18日划转。该基金是沈金浩以百利控股的名义向杭州宇泽借入的款项,沈金浩支付了该笔借款的约定利息,并承担了在“杭州宇泽”账户中交易“金钟环境”股票的损失。

值得注意的是,“杭州宇泽”账户于2018年5月29日开通,除政府债券逆回购外,没有其他股票交易。2018年7月至调查日,该账户仅交易CICC环境一只股票,买入和持有比例均为100%。

董事长因内幕交易被罚款60万英镑

根据监管,沈金浩转让CICC环境股权的计划构成2005年《证券法》第七十五条第二款第三项和第六十七条第二款第八项规定的“公司股权结构的重大变化”。“持有公司5%以上股份的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在持股或者控制公司方面发生重大变化。”在披露前,该信息属于2005年《证券法》第75条第2款。内幕信息将不迟于2018年7月27日形成,并将于2018年11月8日公开。沈金浩是CICC环境股权转让的策划者和决策者。他从一开始就知道这个信息,他的知识时间不晚于2018年7月27日。沈金浩的行为违反了2005年《证券法》第七十三条、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构成2005年《证券法》第二百零二条所述情形。

沈金浩提出了自己的辩护意见,包括内幕信息的形成时间、涉案1000万元资金的作用、“杭州宇泽”账户的控制权等。

但浙江证监局驳回了沈金浩关于未利用内幕信息进行交易、未控制涉案账户的抗辩。监理提出几点:

一、采用沈金浩“从2018年7月6日开始,与余杭财管的接触是关于员工持股计划融资置换”的意见,将内幕信息的形成时间调整为不迟于2018年7月27日,并调整了相应的交易金额和违法所得金额。

二是沈金浩以百利控股的名义向杭州宇泽借款,沈金浩控制“杭州宇泽”账户的事实。是基于资金流、微信聊天记录、相关人员查询笔录等各种证据材料的综合认定。

再次,根据相关证据,将1000万元转入“杭州宇泽”账户购买股票是对沈金浩贷款(共计5000万元)的信用增级措施,贝利控股是名义借款人。

四、贝利控股华夏银行的账户流程显示,贝利控股于2018年8月10日向杭州侯景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转账68.3333万元(摘要:代沈金浩支付财务顾问费),并于2018年11月27日收到CICC环境转账68万元(摘要:费用)。沈金浩关于2018年12月24日支付贷款利息冲抵财务顾问费的主张与之矛盾。

第五,利润分配不影响内幕交易行为的认定。

六、沈金浩“确认承担交易损失的承诺”的主张不足以合理解释其2018年12月4日回复沈某某“本周全部售罄”。

浙江证监局表示,根据2005年《证券法》第202条,决定对沈金浩处以60万元罚款。


以上就是太神奇了!董事长炒自己的股票,在里面交易!竟然也输了贝壳上市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婉武股票网其他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