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资讯 正文

“惠民保险”参与率低,地区不平衡。全国人大代表周艳芳建议将其纳入商业健康保险的监管范围 阿思达克财经网

时间:2021-03-13 07:16:24作者:佚名

我们的记者胡金花从上海报道

2020年3月,国务院发布《关于深化医疗保障制度改革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要求到2030年,全面建成以基本医疗保险为主体、医疗救助为依托、补充医疗保险、商业健康保险、慈善捐赠和医疗互助为一体的医疗保障体系。《意见》的出台鼓励地方政府试行“惠民保民”。

《中国时报》记者了解到,该意见出台以来,得到了当地政府的引导和推动,由商业保险公司承保,以低保费、高保险覆盖率为卖点,通过互联网运营模式,面向参加基本医疗保险的城乡居民推出。城镇职工销售的医疗保险(以下简称“惠民保险”),落地城市数量迅速增加,具有“低保费、低门槛、高安全性”的特点,在商业保险中,

“截至2021年1月20日,惠民保险已在24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开展,覆盖2500多万基本医疗保险参保人员。其中70多个地区以地级市为基础,9个地区以省/直辖市为基础;此外,互联网公司还推出了全国“360城市包惠”、“易趣百万医疗保险”和“全民普惠保险”。从过去一年的运营情况来看,惠民保险的落地情况较好,但参与率较低,存在地区不平衡。在参保人数超过百万的深圳、成都、东莞,有些城市只有几千人。目前大部分地区的惠民保险参与率在1%-15%之间,平均在10%左右。低的地区甚至不到5%,包容性还没有实现。”3月2日,中国太平洋保险(601601)上海分公司副总经理周艳芳告诉《中国时报》记者。

为此,周艳芳在今年的全国人大会议上提交了《关于推进城市定制医疗保险优质发展造福人民的建议》等多项保险业发展建议。

回民宝是“热”的背后

在3月2日的采访中,周艳芳对回民报的现状和未来发展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据周艳芳介绍,惠民保险最早出现在2015年广东省深圳市推出的“深圳市大病补充医疗保险”中。居民作为有效链接基本医疗保险的保险产品,只需缴纳少量保费,即可获得重大疾病和补充医疗保险。一城一策,定制福利保险,也顺应了“发展补充医疗保险、商业健康保险、健康中国战略”的大趋势,满足了新冠肺炎疫情以来人们对医疗保障需求的激增。

本报记者获得的这项议案内容也显示,各地推出的惠民保险产品条款相似,保险期限为一年。参保人口为当地医疗保险参保人口,允许投保疾病保险。覆盖范围以基本医疗补助为主,提供住院医疗费用报销、特定门诊费用报销、特定药品费用报销、超高医疗费用报销。保额高达100万,保费却不到100元。这种全民商业补充医疗保险是一种新的健康保险形式。

周艳芳表示,目前惠民保险的发展面临以下两大问题:一是惠民保险的包容性和公平性有待提高;其次,要重视惠民保险业务的可持续发展。

“目前,惠民保险的‘普惠’功能表现在两点:一是在覆盖面上,所有参加基本医疗保险和公共医疗的人都可以参保,不分年龄、职业、健康状况;二、产品定价方面,目前每个城市的“惠民保险”基本都在100元以内,保本微利的原则对客户有利。但从保障水平来看,能够获得惠民保险报销的人数相对有限。惠民保险免赔额2万元,提高了赔付门槛。虽然该产品无论健康状况如何都可以投保,但合同规定了不同类型的除外疾病,因此产生的医疗费用不予支付。”周艳芳指出。

此外,从参与者的角度来看,准入和服务流程缺乏标准化,核保和服务主体的差异导致服务质量差异很大。目前,惠民保险业务通常由几家保险公司共同投保,由一家科技公司提供支持。市场参与者多,导致各地的市场准入和服务提供差别很大。第三方服务提供商,包括技术或医疗服务提供商、互联网公司、当地医疗机构等,主体多,能力和资源不同,运营和服务产品缺乏标准,服务的质量和可靠性需要测试。一些服务提供商甚至干预保险产品方案的设计,难以实现一致的服务结果。

有必要进一步探讨惠民保险的意义和价值

周艳芳在议案中指出,政府促进人民保险利益的初衷是为了有效缓解医疗保险基金额过度增长的压力,但更重要的是改善民生。目前,惠民保险在短时间内的快速发展带来了激烈的市场竞争。同时,由于缺乏完善的数据共享机制和数据支持,产品同质化现象明显。产品的责任设计一般不是基于城镇医疗保险政策和数据分析,这使得产品定价的合理性值得商榷。同时,产品的同质化带来了低价竞争的风险。宁波、东莞、福州等八个城市出现了两个或两个以上价格和保障类似的定制商业医疗保险产品,需要行业的关注。

此外,从参保主体来看,患病人群和老年人较为集中,存在逆向选择的风险。目前,惠宝参保人员平均年龄在45岁左右,部分地区有近一半在50岁以上。患病人群、老年人等高危人群集中,逆向选择风险高。这使得业务的实际运营与经验相差甚远,参与的商业保险公司损失巨大,业务运营难以持续,影响了保险服务水平。在保本或亏损的情况下,核保商业保险公司一定会挖掘惠民保险业务的其他商业价值,如医疗数据的获取和应用、被保险人的二次转化和销售等。一旦其他商业利益未能如期实现,商业保险公司的运营力量将不足,惠民保险的可持续性将难以维持。

周艳芳指出,惠民宝的长期健康发展应坚持普惠金融的可持续原则,构建公私利益协调机制,形成共建、治理、共享的互动格局。

“惠民保险业务介于补充医疗保险和商业健康保险之间,应尽快明确其业务定位。建议将基本医疗保险的补充保险改为个人自愿购买的商业补充医疗保险,纳入商业健康保险监管范围。要明确医保局、卫健委、银保监在惠民保险业务中的协调和引导作用,明确制度框架内的行政边界和政策绩效评估体系。政府部门要充分考虑当地医疗保险的实际情况,在有效衔接的基础上规范惠民保险的产品和服务,维护消费者权益。不要过多干预保障方案和产品定价,充分发挥市场导向机制的作用。在市场化运作的条件下,让所有保险公司公平竞争。压缩总行的管理责任,加强分行产品的审核和管理。”周艳芳在议案中指出。

为了最大限度地让更多的人受益,周艳芳还建议促进医疗保险和商业保险之间的数据共享,为科学定价提供数据支持。突破社会医疗保险、商业保险公司与医疗卫生系统之间的数据壁垒,通过系统对接实现数据互联互通,支持惠民保险业务的产品定价和风险管控,帮助保险公司加强参保人员疾病知识库、风险模型、健康管理能力和系统建设,提高项目可持续性。同时,推进商业保险公司理赔系统与医疗保险经办机构理赔系统对接,提高惠民参保人员理赔效率,实现基本医疗保险、大病保险、职工医疗互助、优抚和商业医疗保险一站式结算。

“为配合区域一体化和医疗保险整体水平的提高,探索区域性城市定制商业医疗保险。对于全国战略重点地区如金靖宇、长三角、粤港澳,探索区域性的惠民补充医疗保险产品和服务,进一步尝试异地理赔和调查,确保参保人员分享区域一体化红利。”周艳芳说。

主编:许云乾主编:龚


以上就是“惠民保险”参与率低,地区不平衡。全国人大代表周艳芳建议将其纳入商业健康保险的监管范围阿思达克财经网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婉武股票网其他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