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资讯 正文

「中国有多少个省」资深市场人士陈凯:正确看待交易“机会”,找到适合自己的交易哲学

时间:2021-05-02 08:05:57作者:佚名

嘉宾介绍:笔名“诸葛不亮”的陈凯,经历了四轮牛市和熊市,在a股市场做了20年的交易老手。他是中国证券市场衍生品交易的第一个探索者,是中国证券市场套期保值交易的第一个实践者,是顶尖的证券交易和低风险套利交易者。长期从事中国投机市场的各个领域,专注于套期保值交易和套利交易,著有《大牛市,股票》(涨跌)

最近市场波动加剧,投资者操作难度加大。怎样才能更好的进行交易?如何找到合适的交易系统?如何把握大框架,看市场的交易机会?如何看待投资收益和自我预期?有哪些交易技巧可以学习?对此,东方财富网邀请资深市场人士陈凯做客《财富·大咖啡秀》栏目,与大家分享精彩观点。

陈凯在一次采访中指出,别人的方法就是别人的方法,适合你的人才是真正成为你自己的交易系统,因为所有的交易系统都会有一套交易哲学,这一定是自洽的。同时他说,要正确理解机会,交易框架中的机会根本不值钱。如果你想念他们,你就会想念他们。只要整体大框架赚钱概率大,小损失就是要付出的成本。

陈凯强调,投资收益也与资产规模有关,投资者心态会随着投资规模的变化而变化。长期逻辑不同于短期逻辑。学习交易要从短线入手。最终目标是在短期交易上赚钱,然后你愿意做一些长期的事情。最后,他还分享了一些简单明了的投资交易技巧。

以下是采访记录:

1)根据自己找到交易系统

主持人:观众朋友们好!欢迎来到新的财富咖啡展。我是彭涛。在最后一期节目中,我们邀请了资深营销人员陈凯先生作为嘉宾,讲述了我们作为投资者应该具备哪些能力来应对市场的一些波动,或者说一个好的投资者应该具备哪些投资技巧。同时,在当时回调的市场背景下,我们也指出指数投资有非常好的优势。今天,我们关注陈老师,他是如何看待一个好的成功的投资者应该具备的一些素质的。本期我们将聚焦一个成功投资者的成功之路,以及反击之路应该如何实现。首先,让我们通过短片认识一下陈老师。我们欢迎陈先生作为客人。你好,陈老师。

陈凯:大家好,彭涛!

主持人:其实一个交易系统对我们的投资是很重要的,但是我们的投资者在投资的时候往往很容易忽略这一块。那么为什么你认为交易系统对我们的投资者非常重要,你对它有什么独特的见解?

陈凯:嗯,所谓的交易系统本质上是一种完美的赚钱方式。首先,这种方法有几个特点。第一个特点是一定要可实现,或者说一定要大概率拿下,这是这个方法的第一要素。那么这个方法往往和每个人的性格和认知,以及学习能力有关。我带了很多学生,包括交易员。每个学生和交易者都能顺利找到自己的路。如果你找到了,你就能在这个交易市场生存。如果找不到,很可能活不下去。所以这个方法是核心,你要先找到,这是第一个,大家都能找到,一定要找到。

第二个特点是他要有一个所谓的可重复,我们常说复杂的问题简单化,简单的事情重复。在我看来,交易有时候更像是一个技术性的工作,或者是一个技术工人。我就用这样一套方法,白天做什么,开盘收盘做什么,晚上总结什么,第二天早上白天做什么,总结什么,每天一步一步来。久而久之,你的复杂问题被简化,简单的事情被重复。你所说的重复,就是你的交易系统和交易框架。这是第二个特点。你可以

第三个特征,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可以进化,因为市场是不断变化的。同样的方法今天可以用,明天也可以,也许后天也不行。在你的学习和练习过程中,你要学会在我的系统不工作的时候,识别我是应该休息还是需要一点点的改善。当然,无论是休息还是提升,我们都有自己的休息和提升方式。那么,总的来说,为什么需要这个框架呢?它实际上是我们赖以生存和在市场中生存的矛。就像厨师一样,你得有自己的烹饪方法。他为什么重要?显然,除了基本功之外,他还得形成一套自己的东西,才能让自己的品味有别于别人。厨师当然是为了适应客人的口味。但是像我们这种交易的人,第一步就能适应自己,风险偏好好,人品好,在这个框架下就能越来越好。交易框架的初步构建可能是一个小圈子,有你在。当你构建它时,你开始融入并不断进化。你的圈子越来越大,接触面越来越宽。直到你最终形成一个完美的自洽逻辑,你才能在交易框架中。大概就是这样。

主持人:但就是这么简单重复的交易框架。作为我们普通的投资人,他们每天反复练习其实很难。

陈凯:无聊。

主持人:是的,很无聊。最后,你谈到了进化。在这一片演进中,我们作为普通投资者,如何在这种枯燥的交易节奏中,根据不同的、千变万化的市场情况制定自己的策略,或者说,你认为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好的投资框架?你心目中有什么标准吗?

陈凯:我以我自己为例。我从2001年开始摸索交易,但那时候只能做短线,今天买,明天卖。慢慢的,你会发现还是有点技巧的。为什么?因为当时是熊市,你上午买的股票,上午大概表现不错,下午就不行了,我给自己总结一个点。早上不会买,不然容易掉坑。紧接着,我发现你早上不买,下午也买不到,因为你没有具体的购买标准。这时候你就有东西可以自己去探索,去探索,去总结了。这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但是现在因为我们带了更多的学生,我们也知道从哪些方面教他开始交易可能会更快。举个例子,最简单的道理就是,所有学生开始学习交易的时候,首先要做一个。不知道你打不打麻将。你想打大一点的赌还是我喜欢打娱乐麻将?甚至有人说我从来不玩什么花花绿绿的,也不玩什么赌博娱乐花花绿绿的。这也是事实。这样你就可以识别出你的性格是什么样的,然后根据你的性格一点一点的选择交易方式和交易方法。事实上,这个过程需要一定的时间。

主持人:结合自己的一些特点。

陈凯:这个最关键,我觉得是第一位的。

主持人:很适合你。

陈凯:很适合你。别人的方法都是别人的方法,你自己的天赋就是真正成为自己的交易系统,因为所有的交易系统都会有一个交易哲学,这个哲学必须是自洽的,就是你能说服自己。说服自己,说实话。首先,你得自己相信。其次,你不会有疑虑,在执行过程中也不会有不舒服的感觉。这个很难。就像你刚才说的,大部分普通投资者并不认为稳定是交易的前提,但是在我们这个职业中,我们交易的时候要求的是什么呢?是稳定性,比如说,很简单。我经常举个例子。小时候去参加射击训练。第一次去拍,教练跟我说你先拍十次。我在射击一把50米小口径步枪。我开了十枪。打了十枪,他让我去拿靶纸。我对目标论文感到羞愧。为什么?因为都打到左下角了,而且都不在目标上,教练说我拍了之后还可以。我当时的第一反应是他安慰我,他安慰我。后来我知道不是。为什么?因为你们都在一起了,说明你的动作还行,稳定。可能你在标准上或者拍摄的瞬间有一个小瑕疵。我只需要纠正你的缺陷,你就可以立即大踏步前进。所以,稳定是我们交易,学会交易的第一前提,但一般的投资者大多不喜欢,因为稳定本身就没意思。比如在日常生活中,我会在早上八点给交易员开早会,一直持续到九点左右,然后在早上和下午做好盘标。盯盘后会有20分钟左右的总结会。然后,晚上8点准时,开始选股。评选结束后,我翻了个市场,10点就睡觉了。第二天早上六点起床,八点再开始。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每年都可能有那么一点休假的时间。

主持人:但不会偏离这样的轨道。

陈凯:基本上不会偏离。即使是放松,休假,不交易,我也可能会做这样的事,因为久而久之就成了一种长期的习惯。那么当你思考问题的时候,你的思维习惯可能更接近于交易,一个消息可能很快就会体现到交易层面。

主持人:有了这样的交易系统或者计划,我的理解似乎和一些必须执行的交易纪律差不多。

陈凯:很像。比如第一天,我可能会列出几个今天要做的目标,哪个岗位可以做,什么样的情况我会做,什么样的情况我不会做,做了之后会出现什么样的结果,我会处理什么样的事情。我可能在第一天就已经安排好了。第二天早上开晨会的时候,我只有一些简短的修改,一步一步来。有时候晚上睡觉前,可能还会想今天做了多少个勾号,或者有几件事没做完就变得很死板,或者有人称之为纪律,但更多时候像我们自己一样,是习惯。你习惯从这个角度思考,这样你的态度就不会偏离太多。其次,你不会做一些计划外的事情,因为往往在交易业务中,你会做一些计划外的事情,做一些事情。这个市场很现实。准备好了就能赚钱。如果你没有做好准备,你很可能会赔钱。

2)把握大框架,正确理解“机遇”

主持人:这里有个问题。因为市场在不断波动,很有可能我们已经制定了这样的交易计划。第二天可能开市,不同的公司在股价体现上可能会有一些差异。如果你制定的计划和市场上实际目标的表现有这样的偏差。

陈凯:如何处理偏差?

主持人:我们怎么处理?我们继续执行计划好吗?果断的说,比如一只股票,比如你设了三个点的止损,可能真的跌了五个点,但是很多朋友可能对接下来会反弹什么抱有幻想。

陈凯:这个其实是这样的。假设我的止损在3%,跌到102.9的时候,软件大概就打开准备好了,稍微闪一下可能就撤了。其实涉及到两个命题。你如何理解第一个命题中的机会?大多数人做不到或者他不想做止损,或者他有不切实际的幻想,主要是因为他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我也不想错过,但其实在我们现在的短线交易框架下,包括我们自己和有核心的交易者,机会在他们的交易框架下是不值钱的。一般来说,就像我自己做股票一样,我也买了一个涨停,一年大概240个交易日。最低买50日限以上,买50或60日限。你担心哪些机会?所以,机会对我们来说不是很有价值。错过了就错过了。当我达到103时,我应该执行它。这是第一条,就是要明白机会。只有当你认为机会不是很有价值的时候,你才能在一些交易中停止它,我也会在亏损的时候停止。毕竟这些东西的概率小。只要我有大框架,整体大概率就是赚钱,小损失就是我要付出的成本,我可以接受。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是什么?意思是如何锻炼自己的执行力。我觉得执行力的锻炼来自几个方面。首先,如果你使用这个系统,它将非常容易使用,你不会轻易改革它。系统运行良好的情况有两种,一种是自己发现的。如果他没有学到这些,他就不够信任我。就算我给他,也没用。这是我们在日常生活中经常看到的,很多新朋友都见过。大家聊聊天,说你当了这么多年老游击了。有什么经验吗?我告诉他我的经历是12345。如果我听到了,我可能会忘记。如果有人试了,发现效果不好,我可能就忘了。因为影响不好的原因很多,这是打折执行力的一个核心原因。其次,我们会在日常生活中有意识地行使行政权力。

主持人:这个怎么锻炼?

陈凯:比如做一件你认为长期有益的事情。我举个例子。早上起床后,可能七点起床,然后七点半出门。你能早十分钟起床吗?很痛苦,但是全身拉伸需要十分钟。十分钟的拉伸就够了。冬天会让你微微出汗。这对你的健康是非常非常好的事情,你的付出也不算太大。你能坚持住吗?如果能坚持住,这就是执行力,那么看我自己。我在11、12年有意识的做过一些这样的事情。比如2012年戒烟,抽了很多年。我从2012年1月1日开始,我说我再也不抽烟了。直到现在,我再也没有碰过一根烟。那么,当你能够长期坚持做一件你认为有益的事情,并且成功做到了,这种反馈会给你带来那种强大的执行能力到位后的快乐和成就感,你就可以把自己的执行能力提升到一个更高的层次。这是第二种方式,就是自觉配合,让自己培养自己的执行能力,提升自己的执行能力。我讲的方式是找一个你认为是长期的我戒烟12年,自学游泳13年,写小说11年。我现在唯一没有坚持的就是减肥。其实我真的希望锻炼一下自己。

主持人:好像比上次瘦了点。

陈凯:谢谢。我觉得我接下来的首要任务是改善身材。我现在80斤左右,准备减到70斤左右。只要我能完成,我的信心就会更强。至于交易中的执行,比起生活中的执行,其实更容易交易,因为毕竟我从开始交易就一直是一个很守纪律的人。

主持人:如果有朋友说我很难形成这样规律的生活规律或者交易规律,你有什么好的建议给这类投资者吗?

陈凯:我想是的。其实交易的人有很多种。有一类人是从事我们这个职业的交易。另一种人宏观把握很好。当他发现一个大机会,就做长期报价,做时机。其实有很多人在自己的工作中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业余时间做股票,长期工作做的很好。还有第三种人,就是以交易为娱乐,所以你玩的是娱乐麻将而不是职业麻将,这是相当多的,也是一个方面。那就不要投入太多的钱,否则会成为负担,也不要投入太多的精力。反正就是好玩,像培养一个爱好。我曾经接触过一对老夫妇,两人都是大学教授,学的是数学,知识结构优秀,数学能力强。老教授告诉我,我的数学和交易中的各种指标怎么算,我一眼就能看出来,甚至比别人强,但是为什么我就不能赚钱呢?其实因为他的思维方式,他的生活习惯可能和这个不一样。后来我劝他,我说你就当是娱乐麻将吧,随便玩玩。自从我告诉他,他就用这种方式,因为最早的时候他投入了很多,他投入了很多时间和精力,特别痛苦,因为他总觉得这东西就像学习一样,因为学习的过程就是只要你认真学习,总可以学到东西,但是要交易。后来,他开始改善。他拿了18万去找乐子,但是效果很好。其实他慢慢发现是心态问题。这个我们后面再说,因为你们说心态,前期没有框架,有点太早了。

3)收入如何才能达到预期?

主持人:或者有朋友会问,我要形成这样的交易体系,还是要看结果。经过多年的经验,你一年到头都在遵循这样的交易系统,最终的投资收益总体上是可以达到预期的。

陈凯:嗯,跟资产规模有关。一般来说,这种20到30万的本金都是短线交易,入门之后就稳定了,非常稳定,包括我自己的学生,包括刚开始的我自己。在这个尺度上,一年赚四五成左右是很常见的。然而,随着资产规模的上升,这一回报率会下降得更快。最后,他有上限。为什么大部分人做了很长时间的短期工作后会变成中长期?因为短期工作是有上限的,他更像一个技术工人。技术工人的意思是,既然你在搬砖,你可能没有足够的能力。一般来说,这种本金以我自己不到200万的经验是差不多的,大家也不会相差太多。但是,到了500万到1000万的水平,你的回报率马上就下来了。一年有三四成是非常非常难的。1000万以上又是另外一回事。你会发现完全不一样,就是你做的不是一件事,你。然而人的心态也是奇妙的。我自己来的路,也就是几百万,也就是五六百万,七八百万,最着急。你总觉得自己当时好像很努力的站了起来,但是一不小心又有可能会再往后倒。其实这个极端才是最关键的,你必须在这个阶段稳定下来。

主持人:你提到稳定,比如我看好部分资产是长期的?还是怎么回事?

陈凯:不,你这样走路很认真。不要急于走捷径。这里没有捷径。

举个例子,我举个例子。我是从200万开始的,大概是2006年和2007年,然后后来你到了500万到800万,可能是2009年和10年。你很着急,我总是要屏住呼吸。我想有机会我会做的。你总是这样想,这是不对的,你只是正常的,因为人家的资产和你的掌控能力有关。你看很多人做交易,他自己的股票账户很好,比如他自己20万或者30万,但是他自己的钱很好。别人给他开了200万的账户。为什么?因为不是你的钱,你的能力不足以掌控。在你从500到1000的路上,你必须持有你原来的200。你现在可以大概率500做,然后等到7800。这是一个自然的过程。从来没有,我想拔。我突然想起来。这种想法其实是非常有害的。

另一种是,一旦到了这个层次,还是要学会取钱。我经常劝朋友和学生赚钱。去年有同学赚了十倍。从去年到今年,大牛赚了十倍。我可能说最多的就是取钱。不要总以为我赚了100万。今年赚了1000万。我再工作三年,收入一亿。不要这样想。相反,我今年应该赚1000万。我该拿500万,剩下的500在里面做,甚至拿600还是700?如果你想活下去,那就改善自己的生活,或者在赚了更多的钱之后,继续提现,因为当你继续提现的时候,这个过程就是你不断证明自己,非常自信的过程。这个过程也会让你大大承担所有那些风险和负面情绪。在这个过程中,我觉得有了这个想法,基本上我说的就是能咬下去,能坚持下去。赚大钱不难,但一直赚大钱难。绝大多数人跟不上大军是因为赚的钱少。你看我们身边做生意的人那么多,有的做的好,有的做的差,有的一段时间成了明星,后来就不是生日明星了。但是,这些人大多不是因为赚的太少跟不上,而是因为遭受了哪些大的损失。

主持人:明白。

陈凯:那么我们在这个交易框架中的核心是什么?不亏就行。

主持人:还有一个问题,陈老师。有一个矛盾。如果我持有一只股票,短期内亏损,一方面按照我的交易计划,我可以先出去。另一方面,如果我亏钱后继续拿,以后可能还会回到原来甚至赚钱。怎么才能解决这个矛盾?

陈凯:我刚才说的是基于短线操作的技巧。短线操作的本质是波动。就像你刚才说的,是长期的,基于配置的长期。长期逻辑不同于短期逻辑。学习交易要从短线入手。最终目的是在短线交易中赚钱,然后你愿意做一些长线的事情,因为短线本身就像做一份工作。很多小朋友朋友都来说,学贸易的目的是为了财务自由。这种想法是过分的。为什么?你去找工作的时候,我是本科,去了广告公司,或者别的什么公司。我从来没有要求我在这里工作,我为财务自由做好了准备。但是你为什么要交易这个业务,你的目标就是这个目标?你一定想多了,要分清长短。如果做短线,他是个不错的工作。普通人,普通人才,认真训练,系统学习,才能达到兼职工作者一样的中层领导的目标。他有一些年收入,可以过上体面的生活。但是你说如果我想长期持有优质资产,我最终会实现资产的一个数量级的增长,或者说,这需要你深入研究交易之外的东西,因为从长远来看,你必须非常了解宏观、公司和行业。两者并不矛盾,但他担心普通交易员或普通投资者会混淆两者。

主持人:迷茫。

陈凯:他显然做了一件波动的事情。他大概听张三说这个股票不错。他自己研究了两天。这张图挺好看的。五天均线上面有十根天线,成交量适度放大。让我们投票表决。好了,在里面工作了两天之后,五根天线会在下面穿十根天线,交易量会减少。一定要溜走吗?因为你买的逻辑没了,你该走了,但是他觉得基本面好的时候,还是我再舔一遍。你看,这是一个分裂。你从波动的角度切入,那你就应该从波动的角度退出。你为什么去做什么?你来不了是因为基础图形来了,基础图形坏了,我不去是因为基本面,这就成了大运,有的。事实上,我们今年可以非常清楚地看到这一趋势。估计这批会退市,没人救你。

4)个人投资技能分享

主持人:有投资人说,陈先生,因为你在资本市场积累了很长时间的经验,包括你个人的理解和认知,比很多朋友都要好很多,所以你可以有这样的框架,坚持执行。你可以在其中找到一些规律,甚至达到相对稳定的收益,但是普通投资者很难做到。你有没有一些你认为比较简单明了的投资技巧,或者一些规则?

陈凯:比如我们做这种波动率交易,我们最简单的波动率交易也是最难的,就是股票的日内交易。我捧在手里很久了,很看好。我只是希望每天都有价格差异。像这样的事情其实都是纯技术活。比如最简单的方法是什么?我们将在底部有这种pad列表,在顶部有一个活跃向上交易的账单。我们把向上交易的主动单称为hit,把委托代理人买一买二的单子称为垫底。如果有一个很大的便笺簿和一个很大的账单,那么你可以上去做。其实就是做这件事的惯性。可能过了20、30秒,有两三个价位的时候就会拉平了。你很粗,看起来一点都不觉得有意思,可能命中率不高。你该怎么办?不要全部做,不要说我有万科10万股,我就放10万股,那不行,你可能资金余额不够,那我该怎么办?你把10万股分成10股,每股1万股。你一次做一万股,买一套公寓,一天做十个来回。他其实是个慢性子,可以慢慢来。技巧很简单。下面有列表垫,可以反复播放。不玩就不做。别管了,不玩了,就看剧吧,其实很简单。这是一节课。

第二类,比如我做股票隔夜短线交易,可以找到热点。怎么找热板?有哪些热点?你测量热板的分数是多少?那你喜欢哪些图形?和我们现在一样,我自己的交易框架叫做三周期交易,中间的周期就是日水平。我是根据每天的水平来选择图表的。我只选择两种图表,一种是收敛图,一种是旗形上升图。我只在第二个后退买盘点买旗形上涨图。我们称之为第二步买入点。收敛图,我们就去收敛图的末尾加速一下。我只选择这两种图。选择这两种图形后,第二天在磁盘上观察到它有超过1%的五分钟增长率,并且有五分钟的成交量。我开始输出的时候会追。这个大概率肯定是有利可图的,因为我现在已经用过了,很好用,很简单,小把戏。这种东西每个人的喜好都不一样,有的人更喜欢收敛图。不管找哪一个,喜欢就坚持。在摸索的过程中,可以用模拟盘模拟蔡东,注册一个模拟账号。蔡东应该是20万的模拟基金。你把你的资金平均分成两部分,一部分用来购买长期股票并在当天进行尝试,另一部分10万元佑把它分成三部分。

主持人:但是有些人模拟做的很好,现实做的不好。

陈凯:有我说的执行力,因为模拟板块没有压力,但是一旦进入框架,开始遵循这个框架,模拟和实盘的区别就很小了。

主持人:你说执行力是100%?或者中间可以有一些放松?

陈凯:100%实现,新手一定要100%实现,不打折。当你熟练了,或者收益率稳定了,你发现他没有标准答案去交易这个东西。可以上移一点,下移一点,所以这个时候可以自由发挥,但是前提是什么?前提是你已经很稳定了。你不能说现在不稳定就开始乱来。那不行。学习要扎实,标准要学,严谨要学。然而,在实际应用中,在应用的后期可能需要一些灵活性。灵活性会体现在哪里?体现在你是这个市场的亿万富翁还是千万富翁。如果你不够灵活,你很可能会成为千万富翁。如果你灵活有才,这就是所谓的天赋,这就是所谓的操盘手印象。有时候你不是你的立场,这个立场不应该卖,按照你的框架,为什么要卖?我感觉不太好。他卖了它。为什么?看起来很神秘,其实是由两部分组成的。一部分是长时间积累下来的东西。我不知道你是打篮球还是打乒乓球,但我自己打乒乓球。我知道有一个很有趣的状态,就是在我打杆头的那一刻,我就知道球进了。很神秘吗?很多射手也是如此。他在跳投,球还没离开他的手,他就知道我一定是把球打进去了。

主持人:但是交易好像不一样。

陈凯:一样。这其实就是所谓的菜感。为什么会产生?事实上,因为你长期做正确的事,所以你的肌肉有记忆。

主持人:一定是对的。

陈凯:比如你经常用这种方法赚钱,然后经常这样玩。球总是在包里。你打这个球,感觉和我上次进包里一模一样。它必须下去。交易也是如此。很多时候,我拍确认键的时候,我就知道我肯定会在这里赚钱。我拍完之后,我就扭头离开。过段时间我回来真的会赚很多钱。这就是盘感。这是一种。另一个是什么?是天赋,是天生的,他对波动很敏感,这种东西很难学,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我们不得不承认,这种差距,人与人之间真的不一样。索罗斯怎么说?索罗斯曾经说过,我遇到这种不适的时候后背会痛。为什么?他去世后,背部疼痛,避免了多次跳水。为什么?这其实是一种天赋,也可能对市场有所了解。可能他觉得这个市场有点尴尬。我有点迷茫。我身体不舒服。你做梦去吧。既然不舒服,那我就先清了。我是对是错都无所谓。我先休息一下。他逃走了。这叫天赋吗?这应该是百分百的天赋。

主持人:所以,作为我们的初学者,你首先要打好基础。

陈凯:对,一步一步来。

主持人:根据自己的理解和天赋灵活运用。最后,我想问一下我们的陈老师,当你提到你的交易时,梳理框架最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交易理念的建立。我们也想知道这笔交易是如何与哲学相联系的。

陈凯:因为我自己的理解是这样的,现实中有很多东西,我们用这些非常现有的描述或者定理或者定律是无法描述和理解的。我们只能形成自己所谓的逻辑自洽,所以在形成自洽的过程中,更多的是依靠哲学的力量。当我们找不到答案时,我们只能求助于哲学。交易哲学是什么意思?其实体现在你的交易理念上,和你的人生观完全类似。比如你怎么理解这个市场,这个市场是对是错?这是有争议的,那么你是喜欢巴菲特的高概率低赔率交易,索罗斯的高概率低赔率交易,还是像电影里演的神话的高概率高赔率交易,不太可能,追求的往往都是低概率低赔率的韭菜,这其实涉及到交易哲学的问题。你选哪个?这个市场没有说谁既能打进攻,又能打防守。如果不是这样,我们只能在这个市场上把我们的一个专长推向极致。假设我做好了波动交易,那么你就会认真做波动,直到你的身体再也承受不起你做波动,因为波动交易是需要定力的。当你超过35岁时,你的注意力和记忆力会显著下降。在这种情况下,所谓的交易哲学就体现在这里。我觉得市场是对是错。比如我觉得市场错了。很多时候,市场在做一些错误的定价。既然我的哲学是市场错了,那我就在市场错的时候找出来,认他错了。这是第一步。第二步:行情不对的时候不能进去。他可能会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进去的时候不是损失很大吗?那没必要。我该怎么办?你觉得什么时候这么不对,我就什么时候对了再来。那么你觉得我赚的是什么钱呢?我赚的钱是他在错误和错误的极限结束时恢复正常的钱。这时候,我要解决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你怎么定义错误的极限,怎么衡量。这是我自己的交易模型框架。比如我可以做个价格比较吗?两个品种有价格差异吗?是否有一些描述情绪的东西,基本指标,基本图形,这是第一个方面。二、如何衡量市场情绪?因为即使是错误的极限,我也可以在极限的过程中持续很久。我们都遇到过这种情况。13年了,15年4月的大牛市我看不懂,但已经定到了15年的6月。如果你在15年的4月做空,那么3个期货指数都是可用的,这是可怕的死亡。但是如果你在15年的6月中旬做空,那么你就赚了一大笔钱。有一个衡量标准,就是你如何识别市场情绪是否超过你的衡量标准,然后你如何衡量市场情绪会持续多久?既要有定量的方法,也要有定性的方法,这取决于实践中对所谓交易理念的不断完善和总结。你会发现我们整个交易框架是这样的。第一,有具体的交易方式。在交易方式上,我形成了完整的自我一致性,不断的自我循环,不断的自我成长。慢慢的,我建立了一个交易系统,从方法到系统。过了体制,你会发现你要解决体制内一些根深蒂固的问题,或者说你要解决这个体制。如果你能永远持续下去,你就能继续进化,不断向前迭代,你就只能靠你了。

主持人:我明白了。

陈凯:这个时候,你的哲学力量就更强大了。大多数人还没有到这个阶段。我不是说我的交易哲学完美。感觉每天都在进步,包括为什么我现在总是愿意带学生在身边。带着交易员到处逛?首先,他们很年轻,和年轻人在一起心态会更好。其次,在教他们的过程中,他们也在总结自己的东西,更好的打磨自己的交易理念和交易框架。我是从13年底到14年初开始带学生的。现在感觉自己的交易水平变得比以前更进一步了。有些以前看不懂的东西,现在可能看到本质了,相对容易一些,这也是我从中受益。这就是所谓的教与学。我想每个人都会在交易框架的最后一步进入这个环节。我觉得这个环节没有标准答案。而且很大概率他们只能靠自己的探索,不会和别人有更多的交流,因为人生哲学中人与人之间的碰撞是很少的,更别说某个特定的专业领域,再谈交易哲学。你尊重我的哲学,我尊重你的哲学。可能说到具体品种,我们正好是对手,这完全有可能,但不妨碍他赚钱,我也赚钱,因为我们的时间框架可能不一样,交易模式可能不一样。

主持人:也就是说交易框架不是死框架,而是要通过不断的学习、打磨、纠错,找到适合自己的框架,找到这样适合自己的交易理念。

陈凯:是的。

主持人:在节目的最后,再次感谢陈老师的做客,希望陈老师关于交易的科普能帮助我们的投资者在以后处理投资的时候更加冷静和简单。在节目的最后,我再次感谢陈先生。

陈凯:谢谢你,彭涛。谢谢大家。

主持人:下次见。

陈凯:再见。


以上就是中国有多少个省资深市场人士陈凯:正确看待交易“机会”,找到适合自己的交易哲学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婉武股票网其他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