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资讯 正文

来自媒体的声音(一)|华晨集团“一带一路”成就回顾 杨百万最新言论

时间:2021-03-24 10:15:28作者:佚名

这篇文章转载自汽车的标题

作者:杨小林

伊朗人张开双臂拥抱中国汽车

编者按:在中国“一带一路”的倡导下,中国品牌汽车正在加速进入海外市场。在丝绸之路经济带上,一个位于中东的国家成为了中国品牌汽车的“福地”——伊朗。如今,走在伊朗首都德黑兰的大街上,你会发现奇瑞、中华、吉利、力帆、江淮等中国品牌汽车穿梭在标致、雷诺、现代组成的街头车流中。

相比于德黑兰街头上行驶的大部分10年甚至15年以上的外国汽车,中国品牌汽车以其时尚的设计和公平的性价比已经在伊朗用户中占据一席之地。如果放在伊朗本土生产的老款中,无论是内饰还是外观,中国车都突然找到了“鹤立鸡群”的感觉。当然,要说数量和规模,伊朗本土品牌的车还是占大多数的。

因为伊斯兰革命爆发于上个世纪,然后两伊战争持续了八年,战争结束后不久,又迎来了美国和西方的经济制裁,导致这个富裕的石油国家长期陷入经济“贫困”。但即便如此,热情、开朗、聪明、勇敢的伊朗人显然没有被现实的“制裁”打倒,他们在汽车消费上也信奉“西方不亮,东方亮”。

大约从2004年开始,中国品牌汽车“走出去”的先行者奇瑞率先进入伊朗市场。十年后,华晨中国宣布大举入侵伊朗。当然,在此期间,其他中国品牌也纷纷试水,但综上所述,奇瑞和中华(parameter | picture)成为伊朗本土中国品牌汽车中最好的“主力”之一。

9月21日,在华晨汽车“华晨汽车世界之路伊朗搜索之旅”的安排下,记者跟随部分受邀中国媒体,踏上了这次以“中国品牌汽车”为主角的搜索之旅。经过10个小时的飞行,头套军终于抵达伊朗首都德黑兰。在这里发现的中国品牌汽车的“真相”实在令人震惊。

中国车的共同选择,阿米尔和穆罕默德

▲阿米尔和他的朋友们(前排左五,左六)

阿米尔,一个32岁的伊朗男孩,阳光明媚,头发闪亮,面容清秀,很像电影明星的男主角。当他遇到中国人时,他会主动和他们打招呼,并和他的好朋友“乞求”自拍。这样的热情和善良是普通人无法拒绝的。

当地时间9月22日上午10点,德黑兰,在伊朗德黑兰以北9公里的华晨汽车组装厂的院子里,头套军和许多受邀参加“华晨汽车世界之路寻找伊朗”活动的中国媒体同事,遇到了阿米尔和他的朋友,以及其他几十名远道而来的伊朗当地车主。

同一天,华晨汽车与当地合作伙伴赛帕集团(SAIPA Group)联合举办了“车主回到母亲身边”的网络活动,感谢当地消费者对华晨出口伊朗的中国品牌汽车的追捧,顺便回访了这群“种子用户”的用车体验。

▲中国车主在伊朗“返乡”

一大早,阿米尔和他的朋友们从德黑兰南部的一个小镇驱车三个小时来到了赛帕集团华晨汽车的装配厂。可见阿米尔是真心热爱中国车的,因为他用正宗的“中国标准”取代了华晨汽车在当地生产和品牌化的帕司·霍德罗(Pars Khodlo)的三个旋风车标(伊朗第一个国产汽车品牌,简称PK车标)。

“虽然大家都知道PK在伊朗也是一个不错的汽车品牌,但我个人更喜欢银色汉字的‘中国标准’。”说起自己心爱的车,阿米尔脸上挂满了笑容。他上一款车是现代两厢,现在他的新车变成了华晨在伊朗组装生产的中国H320(参数|图片)时尚两厢家用车。“在我眼里‘中国车标’看起来和马萨拉蒂一样帅,设计真的很酷!”

“我的新车已经开了几个月了,产品质量很好,没有出现故障。我最满意的是这款车的外形,驾驶感,丰富的配置。”阿米尔向采访他的几家中国媒体讲述了他的汽车经历。“我们伊朗人非常喜欢中国车,尤其是像我这样的年轻人。他们的第一辆车可能会选择法国车或者韩国车,或者伊朗本土品牌,但是现在我身边的朋友越来越多了。很多人开始选择中国车。”

记者在现场粗略估计了一下。那一天,30多位伊朗车主开着中华车带着家人去参加聚会,最远的车主甚至开了10个小时,跋涉数百公里去参加这个骑手活动。远远地看到中国媒体朋友,他们笑着说:“我们都是经过10个小时的行程来到德黑兰的。你坐飞机,我们开中国车”。

▲穆罕默德一家

41岁的伊朗人穆罕默德是个“好父亲”。在女儿的要求下,他买了一辆高调版的中国H330(参数|图片)自动变速轿车。他没有像阿米尔这样的年轻人那样摘下中华车上的黑色旋风标志(PK标志)换成“中国标志”,因为他是华晨汽车伊朗合伙人赛帕集团(SAIPA Group)的中层经理。“我更喜欢我们自己的车标,但不得不说这款(中国H330)真的是很棒的车”。

默罕默德的中国H330运营近一年,里程表跑了两万多公里。这次,他带着妻子和女儿参加车主联谊活动。在与中国媒体分享汽车体验时,穆罕默德说:“这是一款操控性很好的车,加速体验比同级别的法国车好很多。但是,他个人还是希望获得更好的动力性能,因为伊朗人开得更快,对踩油门也不怎么在意”。

当穆罕默德接受中国媒体的“提问”时,他14岁的女儿和妻子聚精会神地听着一盘,对着不时从远方赶来的中国媒体朋友微笑。由此可见,这是一个幸福的三口之家,加上一辆设计时尚、乘坐体验舒适的轿车家用车,让这个“幸福”更加完整。在简短的采访结束时,他的妻子和女儿主动提出在来自中国的“汽车”前与中国朋友合影。

汽车进入家庭,“中产阶级”率先普及

作为中东主要产油国之一,伊朗每升普通汽油的价格相当于2元人民币左右,而当地一名大学毕业生的月薪在2000-2500元人民币左右。与一次性购车可能支付的数万元人民币的巨额支出相比,汽车使用成本,尤其是燃油成本,对大多数伊朗人来说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是,在西方国家长期的经济制裁下,买车对于大多数普通家庭来说,仍然是一种“奢侈”的消费。

在德黑兰,如果中产家庭比较富裕,那么起步购车预算一般在1万美元到1.5万美元之间。入门级的选择是伊朗生产的经济型车,起步价1万美元左右。这个细分市场90%以上的市场蛋糕都是由伊朗的两大本土汽车巨头——与华晨合作的SAIPA集团旗下的PARS Khodlo(波斯汽车公司)和另一家名为IRAN Khodlo(伊朗汽车公司)的公司做的

▲伊朗第二大汽车制造商的品牌

在售价13000-15000美元的中高端家用车市场,已经成为法、韩、中品牌汽车的“主战场”。在伊朗当地组装生产的一辆标致206(参数|图片)轿车,按大小分为A0级掀背车,但售价接近13000美元,相当于华晨在当地组装生产的A级掀背车中华H330的售价。从尺寸、空间、功能、设计乃至配置的丰富性来说,中国品牌在同价位的国外品牌中无疑具有“比较优势”。

记者深切感受到,伊朗各地的中华汽车用户对他们购买的中国品牌汽车是真正的“真爱”。如果你来德黑兰,看到“国产车”,比如伊朗进口技术生产的李霞轿车,中国已经停产的标致206,以及已经服役十多年的各种标致和雷诺汽车,你会突然发现,这是一个几乎与世界汽车潮流“脱节”的封闭的消费市场。

没有其他原因,就是两伊战争后90年代初欧美国家发起的经济制裁人为地将伊朗汽车市场与世界隔绝。一方面,原本与当地伊朗企业合作的欧美汽车厂商因制裁降低合作水平或干脆退出当地合作项目;另一方面,西方国家的经济制裁限制了伊朗自身的经济发展,影响了当地人民经济收入的增加,使原本“全民”的汽车消费变得奢侈。

▲伊朗本土车品牌家用车

以最早在伊朗发展汽车工业的华晨汽车的合作伙伴赛帕集团为例。从20世纪50年代中期到整个80年代,美国汽车在这25年里一直是伊朗本土汽车制造商的坚定合作伙伴。当时正值伊朗伊斯兰革命前美伊关系的“蜜月期”。克莱斯勒吉普和通用汽车通用先后与SAIPA集团达成战略合作,在伊朗当地组装生产的大排量吉普和雪佛兰越野车成为德黑兰街头一道亮丽的风景

但随着伊斯兰革命的爆发,伊朗亲美的巴列维政权被推翻,随后的两伊战争彻底结束了美国与伊朗的蜜月期,伊朗依靠欧美汽车厂商的对外合作之路几乎完全被堵死。这期间日韩汽车品牌开始在伊朗“试水”,逐渐在中高端进口市场占据一席之地。与此同时,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伊朗本土汽车制造商开始“暂时崭露头角”。

但由于缺乏技术、资金和配套零部件产业,伊朗国内汽车工业在欧美国家的长期经济制裁下举步维艰。本世纪初,伊朗第二大汽车制造商PARS Khodlo每年仅生产18万辆汽车(包括与外资合作的OEM生产)。2012年,这一数字增加到31万辆的历史峰值。2014年,由于合作伙伴因制裁而退出,这一数字骤降至仅6万辆。到现在还没有恢复到当年的“巅峰状态”。

但不得不说,随着中国品牌的到来,伊朗本土汽车生产和供应正在迅速“复苏”。记者了解到,中国奇瑞早在2004年就进入伊朗,从进口CBU汽车到组装CKD零部件,再到与当地合作伙伴组建合资企业。截至今年7月,奇瑞在伊朗的销量已经超过30万辆,这对于中国品牌来说确实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成就。

最近五年,中国的华晨、江淮、力帆都在准备进军伊朗,华晨集团的市场开发实力和有效性仅次于奇瑞。通过与伊朗历史最悠久、规模第二大的汽车制造商赛帕集团的合作,华晨在过去的五年里迅速从CBU汽车进口转向CKD零部件组装,华晨汽车通过品牌“借用”赛帕集团在全国各地丰富的网络渠道,在海外市场打了一场漂亮的“追赶战”。

“今年前八个月,华晨汽车在伊朗的本土汽车销量迅速超过了进入伊朗市场的另一家中国品牌汽车奇瑞。预计2017年销量将超过6万台。”华晨汽车国际贸易部一位负责人向头套军透露,华晨汽车进入伊朗相对较晚,但其抢占市场的动作和效率绝对迅速。“伊朗消费者对中国品牌汽车非常认可。当然这离不开包括奇瑞在内的所有中国品牌的前期努力和积累的良好用户口碑。”

▲代工PK标准生产的华晨中国H330

由于目前伊朗汽车消费市场仍属于卖方市场,巨大的供需缺口使得高质量的中国品牌汽车在伊朗广受欢迎。头套军在伊朗接受采访时了解到,如果德黑兰消费者想购买中国品牌汽车,从下单到取车可能要等三个多月。“如果你买得起车,就相当于我们伊朗中国的‘中产阶级’,算是比较富裕的社会精英。”华晨汽车伊朗项目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头套君,这种情况与90年代初的中国非常相似。

唯一不同的是,当时大众丰田、通用汽车等巨头在中国争夺中高端家用车市场,而来自中国的华晨、奇瑞则在伊朗扮演着类似“跨国公司”的角色。

(待续)


以上就是来自媒体的声音(一)|华晨集团“一带一路”成就回顾杨百万最新言论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婉武股票网其他的资讯!